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杨波出轨,笑果炸裂!

时间:02-0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7

杨波出轨,笑果炸裂!

脱口秀,又一次站到了C位。杨波的“出轨秀”,不但使得脱口秀行业再被关注,也让其经纪公司笑果文化重新回到公众视野——这是继2023年5月中旬的“HOUSE事件”后,再有笑果文化知名演员“塌房”。杨波在“头孢就酒”后没有“往生”却活了下来——尽管相当戏谑,但笑果文化似乎没有介入的迹象,任由事态发展,在短短两天时间里让孱弱的脱口秀行业再度蒙羞。可以说,笑果炸裂了(此处有一语双关梗)。在HOUSE出事后半年多时间里,笑果文化一直低调行事,所有线下场所关停,综艺节目暂停录制,旗下演员也没有大规模的演出活动——直到去年12月16日8位笑果艺人集体在上海梅赛德斯-奔驰文化中心开演,以测试舆论和水温。事实上,笑果文化是在积极求生自救的。出事后的第一枪,就开在了内部,管理层出现巨变——据「文娱春秋」获悉,原CEO贺晓曦四五个月以前就辞掉了职务,这在内部被视为“引咎离任”,不过并没有对外宣布。本来“HOUSE事件”后笑果文化更应该关注演员生态及掌控艺人言行举止,但杨波的出轨闹剧,似乎宣告了笑果文化的又一次失败。这让人怀疑,昔日脱口秀行业龙头,能像杨波“头孢就酒”宣布往生之后又原地复活吗?|杨波出轨背后杨波出轨这件事,很毁三观。不是因为“出轨”,而是杨波本人的回应。在他2月2日的小作文里,一个词儿特别扎眼——“搞破鞋”。我们无意复述整个过程,但这句话必须得记录下来——他说“她逼我和她搞破鞋”。这让无数吃瓜群众大跌眼镜——脱口秀界是被一帮没文化的把控着?2月4日,杨波更是弄了一出“往生”又被“救活”的闹剧,朋友圈里还说“头孢就酒根本死不了”更被炮轰误导公众——因为这两样混吃从科学的角度会造成生命危险,切勿尝试。不过,我们在这个事件里,看到的是笑果文化在危机公关上的严重缺位。或许在去年5月被处罚后,笑果已经丧失了正常公司该有的功能——特别是对危机的处理上,尽管HOUSE事件发生时,就已经显现了他们在这一块的不足,但半年多后,仍然处于瘫痪状态。要知道,当杨波发出被人群嘲的“不当言论”时,其实伤害的不仅是他自己,还有笑果文化的品牌形象——他在注销微博前的认证可是“笑果文化签约艺人”呢!当品牌形象荡然无存后,一家公司也就离彻底死去不远了。当然,HOUSE事件已摧毁了大部分品牌认知,杨波又在碎片上面踩了一脚。在这200多天里,笑果文化很艰难,但靠着旗下艺人们各地演出,也有一些缓慢回血的可能。从杨波与那位大三女生的相识可以看到,笑果演员们还是会受到死忠粉丝欢迎的——而这是笑果得以复生的基础。但杨波的言行,完全展示了脱口秀演员们对于死忠粉丝有多么不当回事(意图睡粉、揭穿后大肆攻击),或者说,践踏了拥趸们的“厚爱”。这些都会让笑果文化成为靶子。事实上,也不用多复杂的危机公关手法——勒令杨波第一时间承认错误,向大三女生和自己的女朋友及公众道歉。结束。哪有这么多戏呢?而笑果文化却任由事态发展,内部完全没有艺人管控机制?或者说,根本无力也无意约束艺人?对于国内很多娱乐艺人工作室来说,谈“基本合格的危机公关”都是奢求,一旦有事就昏招尽出,直弄得一地鸡毛。但他们多是“家庭作坊型”,父母或者其他亲友来主导一切,没有现代公司的样子。笑果文化其实不一样,艺术形式,模仿的是国外脱口秀,公司也是融资数亿、按照互联网科技行业的模版打造,在任何一个维度,都跟“作坊”不同,理论上讲,不应该不专业。然而,杨波的回应整个糟糕透顶,看不出有任何笑果文化公司介入的样子——这才是杨波事件最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。因为,笑果文化自己应该很清楚,不能再有任何闪失——特别是在HOUSE事件后,艺人言行理应是关注重点。当然,如果要有“还能再坏到哪里去”的想法,躺平了,那没辙。|CEO引咎离任2023年八月份,“HOUSE事件”发生3个月后,「文娱春秋」就收到了时任笑果文化CEO、联合创始人贺晓曦辞职的消息。笑果文化一直没有对外宣布,至今细节无从知晓。在离任后,贺晓曦仍然是笑果文化的股东、董事,在笑果的主体公司“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中,占股超过9%;而董事长叶烽占股31.57299%,是最大股东;原名李瑞超的李诞,则占股4.57736%,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COO张瑛婕也占股4.57736%。目前,笑果文化在贺晓曦离任后,由张瑛婕全权负责运营事宜。叶烽、贺晓曦及张瑛婕,三人是旧相识,最早入行,都是湖南卫视的同事,有着超过20年的友谊。1998年,20岁的编导系大学生贺晓曦去湖南卫视实习,碰上了也刚入职的叶烽,一同在文体频道工作。与贺晓曦不同,叶烽是野路子出身,在入职湖南台之前,干了多年外贸生意,遇上1997年金融危机惨赔收场。不过湖南广电当时正缺人,也是“英雄不问出处”,收了这位半路出家的小伙子。他们所在的湖南文体频道,由如今成为湖南广电掌门人的张华立担任总监,定下了“体育先导、娱乐先锋”的口号,因而,文体频道成为这家电视界黄埔军校中的“军校”。贺晓曦后来参与做过一档名为“娱乐急先锋”的节目,正是在这一理念下诞生的。2005年“超女”爆火后,叶烽贺晓曦先后离开湖南广电体系。叶烽去了东方卫视,带着张瑛婕,而贺晓曦北上加入了当时还在做娱乐资讯内容的光线。在东方卫视,叶烽打造了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,成为后来创立笑果文化的策源地。节目虽然由王自健主持,但实质上,背后写手团队才是核心,而这帮写手后来都成为脱口秀领域的中流砥柱——李诞、建国、程璐、思文、梁海源、庞博等。特别是化名蛋蛋的李诞,是写手团队的领头羊,也成为笑果文化的创始人之一。2014年,叶烽在自己的婚礼上,与贺晓曦首次谈到了内容创业,一拍即合——而那时的贺晓曦已经离开光线,正在做自己的女包品牌。当年5月底,笑果文化即宣告成立。在笑果文化成立的9年中,获得过8轮融资,在去年出事之前,估值超过40亿。按此计算,叶烽身价12亿,贺晓曦则有接近4亿,李诞和张瑛婕也有一个多亿。笑果文化投资方中,最引人注目的曾经是王思聪,他是李诞的好友,去过《脱口秀大会》现场。不过,王思聪在2020年就退出了股东行列,许是因为他陷入2019年熊猫直播倒闭漩涡,身背巨额负债需要钱自救才转让股份。“HOUSE事件”后,笑果肉眼可见地贬值了,这让王思聪的退出显得极其明智。至于如今笑果文化估值多少,尚无定论。2023年8月,贺晓曦从CEO任上离开后,没有彻底与笑果脱离关系,而是仍然在协助做相关工作。12月中旬那场由8位脱口秀演员在上海梅赛德斯-奔驰文化中心名为“快乐供暖”的集体演出,就是他操刀主导。叶烽(中)与贺晓曦(右二)等人合影。|还能重回巅峰吗回头来看,“HOUSE事件”是笑果文化乃至脱口秀行业的分水岭。此前,狂飙突进的笑果文化,突踩刹车。《脱口秀大会》新一季延期,新开发节目《喜剧大会》停止录制,其旗下所有演出场所均暂停营业,仅有签约演员的商务收入。而整个脱口秀行业,也在短期内陷入“寒蝉效应”,很多非笑果旗下的线下演出同样纷纷叫停,行业内外,一片萧瑟。虽然到了2023下半年脱口秀行业基本回归常态,但仍然面临各种风险。因而,笑果文化及行业其他企业纷纷求生自救。CEO贺晓曦引咎辞职,算是笑果文化主动承担责任的表现之一,向外界及监管层面昭示整改决心。然而,杨波事件的发生及之后的不堪应对,让人怀疑笑果文化有没有真正改变——从演员生态开始抓起,至少不要再让艺人言行、私德危及公司层面(这就需要采取更好的处理措施及危机应对模式)。除了在内部管理上做出调整,笑果文化也在业务侧谋求转型。在杨波出事的前两天,1月30日,李诞刚刚完成在淘宝的最新一次直播带货。这不是李诞第一次直播,在2022年10月底,李诞就携几位笑果演员建国、鸟鸟、杨笠以及呼兰进驻到罗永浩“交个朋友”直播间。后来,李诞还与“交个朋友”达成了代理协议,成为旗下主播。不过,在当时,笑果文化曾回应说“并没有进军直播带货计划”,未来的方向“仍然是脱口秀、新喜剧等内容”。时移世易,在经历了“HOUSE事件”后,笑果文化显然也无法把宝都押注在脱口秀上,也要对直播带货“下手”了——除了李诞,旗下演员或许都会做专场直播。但后续是否和“交个朋友”继续合作,目前还没有说法。笑果的“跌倒”,却没有让行业内其他脱口秀演员及公司受益——因为不论是线上节目还是电视综艺,都对脱口秀抱有了怀疑态度(或者说不敢开节目),而无法大展拳脚,那么,只能“曲线救国”,比如,进军影视行业。近期,在贺岁档口碑大爆的喜剧电影《年会不能停!》中,就集合了一批脱口秀演员大木、童漠男、石老板、六兽、晃晃等人。石老板真的是一位老板,拥有地处北京的脱口秀企业“单立人”,是笑果文化的最大竞争对手,旗下有六兽、周奇墨、小鹿、刘旸教主等脱口秀演员,此前也曾深度参与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。从“一喜”里火爆的段子《少爷与我》,今年延展成为了一部短剧,2月4日在爱奇艺开播,编剧正是单立人团队。但从观感上来看,这部短剧的成色不足,相对小品的精炼,显得极其尴尬。或许,这是转型必不可少的阵痛。对于昔日脱口秀行业龙头的笑果文化而言,还不是转型的问题,而是如何生存下来,更遑论重回巅峰了。杨波可以在宣布“往生”后“复活”,但笑果还能有重生的机会吗?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